翻页   夜间
无误读书网 > 洛无书安怡雪 > 第1章 赘婿再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ushu55.com
  墨色的浓云,挤压簇拥,头顶上的苍穹,泛着灰蓝色的光,划过天空。

  “哗!”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整个安澶城都在此刻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安澶城,一座破旧的祖屋!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死寂般躺在床上,没有半点气息。

  “轰!”

  一声可怕的巨响,天地都在此刻为之一震,令无数人惊骇。

  今日的雷雨,简直,前所未见。

  就在此时,床榻上,那道半死不活的身影,眉头微微挑了挑。

  “嗯?”

  “这是哪里?”

  缓缓睁眼,望着陌生的昏暗房间,那眼眸深处,有着无比的震动神色涌出……

  “难道……我……重生了?”

  他叫洛无书,本是天界最强炼丹师——不朽丹帝。

  身份,尊贵显赫!

  就在今日,他炼制出毕生追求的‘恒古不灭丹’,却不料受到自己最信任的女弟子白衣卿觊觎,出手暗害。

  不愿让白衣卿得逞,临死之前,洛无书吞下‘恒古不灭丹’。

  却没想到,魂穿时空,意外重生。

  隐隐之间!

  洛无书的耳边还在此刻,回荡着白衣卿那清冷而又不含丝毫感情的声音。

  “……”

  砰!

  一拳重重的床上。

  “白衣卿,我的好徒儿!”

  “以我对你的信任与喜爱,只要你开口,难道我会不将‘恒古不灭丹’给你吗?”

  “何至于弑师灭祖,做出大逆不道的行为。”

  洛无书的眼中透着复杂的冰冷之意。

  对于白衣卿,她视为己出,寄予厚望,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此刻,他那眼中的复杂之意,正在一点一点的转变成冰冷杀意。

  “既然为师没死,得以重生,那你便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为师能够将你培养成天界唯一的天帝下的第一强者,自然也能够让你跌落神坛,拿回我给予你的一切。”

  嘶!

  就在此时,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痛苦袭来,令洛无书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紧接着,一股陌生的记忆涌上脑海。

  “安澶城?谢家赘婿?洛无书?”

  “这……”洛无书的脸上布满无语的神色。

  原来,他重生的这具身体主人,也叫洛无书。

  而令其无语的是,这个家伙竟是谢家的上门女婿。

  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像洛无书这样的人,在元国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撇开国家不谈,这个世界,本质上,依旧是以武为尊的世界。

  一介文人,或许可以读万卷书,但行万里路,绝无可能。

  你永远不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下一秒会死在哪里。

  谢家作为安澶城的名门望族,身为穷书生的洛无书本不应该与其有半点瓜葛。

  然!

  因为上承祖上的余荫,洛无书的家传令牌,乃是一块保送天剑宗的信物。

  谢家长女谢晓嫣偶然得知洛无书的祖传令牌后,假装被洛无书的才气所迷,以琴棋书画靠近洛无书。

  当取得洛无书的好感之后,不仅将洛无书纳为谢家的上门女婿,更承诺资助其考取元国功名。

  当谢晓嫣完全取得洛无书的信任,将祖传令牌骗到手后,她突然翻脸。

  以洛无书非礼谢家丫鬟为由,将其逐出谢家大门。

  在元国,文人本就没有太高地位。

  如洛无书这般,既没修炼,又是上门的赘婿,在许多人心中地位与奴才并无太大区别。

  甚至,更低!

  而在被谢家休夫,驱逐之后,洛无书彻底变成了安澶城笑话。

  许多人,酒足饭饱后,耻笑的对象……连乞丐都不如。

  更可悲的是……

  没有人知道,洛无书在被驱赶出谢家,回到破旧的祖屋后。

  竟因羞愤过度,被活活气死。

  阴差阳错之下,才有了不朽丹帝洛无书重生在其身上。

  “唉……”

  洛无书一声叹息。

  他发现自己的惨,与这个死去的洛无书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而就在此时!

  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脚步声。

  “这个废物,运气还真是好了。”

  “谁能想到,一个没人要的赘婿,竟然还能捡到第二碗软饭吃呢!”

  砰!

  房门被踢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安管家来到洛无书身前,倨傲的目光中弥漫着一股厌恶之意。

  “姑爷,跟我们走,吉时快到了。”

  “什么吉时?”洛无书的眼中露出一抹疑惑神色。

  “你只管跟我们走就是,问那么多作甚。”安管家厌恶的扫了一眼洛无书。

  “将他带走!”

  言毕!

  两个侍卫上前,不由分说,就将洛无书押上放在门外的花轿。

  洛无书一开始还想要反抗,但感受到侍卫手中传来的巨力,便是明白,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他现在的身体,称之为手无缚鸡之力,丝毫不为过。

  坐上花轿,洛无书有一种熟悉,而又不安的预感……

  在安澶城,有一个习俗,作为赘婿是需要坐花轿的。

  “不会吧!”洛无书一声嘀咕,心情显得有些复杂。

  这才刚重生啊!

  就特么,再嫁?

  能不能让我先有个心理准备?

  一群人前行的速度很快,却也十分平衡,洛无书坐在轿子中丝毫没有颠簸的感觉。

  侍卫那略带羡慕,而又讥讽的谈话不断地传入轿中,也让洛无书确定了事实,知道了此番前去目的地。

  安澶城,安家!

  “所以,预感……是真的。”洛无书眉头皱了下来。

  “这算什么,二婚吗?”

  此番,他竟真的是被抬去成亲。

  与安家的长女成亲,成为安家的上门女婿?

  安家长女,洛无书没有见过。

  但其天之娇女之名,哪怕洛无书这个没有修炼之人,都有所耳闻。

  曾经,安澶城的第一美女,安怡雪。

  不过,三年前她就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一般。

  听闻,她是拜入了某个强大的宗派。

  不过,具体是什么宗派,洛无书就不得而知,对此,他也没有兴趣知道。

  但是……不管如何,无论安怡雪有多优秀。

  要其堂堂丹帝,成为安家的上门女婿,洛无书无论如何,是没办法答应。

  更不要说,还是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逼迫其强行入赘安家。

  就在洛无书想着如何脱困的时候,一道白衣胜雪的倩影御空而来,落在轿子前方。

  她的身材性感高挑,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如春水动人心魄,宛如画中人,不似人间拥有。

  一眼,足以令人怦然心动。

  但无形之中,又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上散发而出,令人自相惭愧。

  她,就是安澶城的第一美女,安怡雪,无数人的梦中情人。

  安怡雪到来的瞬间,安家的管家、侍卫眼中皆是不由自主的爱慕之意浮现。

  没有几个人,能对安怡雪不感兴趣,他们也不例外。

  这是集容貌、天赋、家世于一身的天之骄女。

  真正的天之骄女。

  竭力控制着激动的爱慕之意,安管家与侍卫等人皆是躬身行礼:道:“拜见大小姐!”

  “免了,人在里面吗?”安怡雪淡淡开口。

  清冷的声音,似是不食人间烟火般。

  “嗯!”安管家点头,拉开轿子,露出洛无书的身影。

  而此刻,洛无书波澜不惊的目光,同样是淡淡的落在安怡雪身上。

  但很快,他的目光,变得呆滞,“这……”

  “瑶溪女帝?”

  “……”

  瑶溪女帝与洛无书本是天界最令人羡慕的一对,但因为那个意外……

  导致两个人分开了。

  然,此刻!

  瑶溪女帝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令洛无书如何能够不震动。

  莫非,她也……

  一时间,洛无书似是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之中。

  对于洛无书的姿态,安怡雪并不意外。

  一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男的,第一眼看见她便会心生爱慕。

  何况是洛无书,一个定力不足的男人。

  一个能对丫鬟做出非礼行为之人,看见她第一眼便沦陷,并没有什么奇怪。

  “时间来不及了,我先带他回去拜堂!”

  没有多余的废话,安怡雪直接带着洛无书往安家飞去,留下一脸惊羡的安管家等人。

  当二人抵达安家之后,洛无书依旧还处于愣神之中。

  他在沉思,推测,眼前的安怡雪是不是瑶溪女帝。

  或者,是否与瑶溪女帝有关。

  而这一切,落入安家之人的眼中,皆是有着异色厌恶的神色浮现。

  “果然是个废物!”

  “到了这个时候,竟还在梦游,难怪会变成别人不要的赘婿。”

  “这种乞丐都不如的家伙,成为我安家的姑爷,简直是我安家的耻辱。”

  …………

  安怡雪目光扫过,顿时,没有人再说话。

  她很清楚,这些人说的都是事实。

  因为,若不是事实,她也不会选择洛无书。

  目光在洛无书身上一扫而过,安怡雪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尊重,是靠自己赢得,而洛无书显然没有资格受到所有人尊重。

  她最多,尽量让安家之人闭嘴。

  ……

  整个安家,张灯结彩,婢仆如云,显然,安家早已布置好了成亲的一切。

  只差……赘婿上门!

  不过,宾客并不是很多,只有少数主动上门讨酒喝的人。

  显然,在安家人看来,哪怕是男方主动上门入赘,也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不愿大肆宣扬。

  否则,以安家在安澶城第一世家的地位,此刻的安澶城早已变得门庭若市。

  而这,也算是安家,有史以来,最寒酸的婚礼了。

  ……

  “吉时到!”

  一道声音响起,顿时,所有人整齐站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毕,送入洞房!”

  拜堂仪式,庄重而又短暂。

  短到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短到洛无书依旧还在愣神之中。

  如同机械般,完成了拜堂仪式。

  于此同时,安家的门外,迎来了一支奢华至极的迎亲队伍。

  一辆又一辆堆满聘礼的马车,如同长龙般停在安家大门外。

  “青阳城李家前来……”

  来者还未说完,便被安怡雪直接打断,“替我回家转告李师兄,他的心意,我收下了。”

  “下次他大婚,我一定也会带着厚礼前去祝贺。”

  她拉着洛无书的手,来到门口,顿时,惊羡了无数人。

  许多人望向洛无书的目光,除了鄙夷外,更多的是浓浓的羡慕。

  谁能想到,癞蛤蟆也有吃到天鹅肉的一天?

  哪怕只是赘婿,但能够与安怡雪牵手,也是莫大的福气。

  “安姑娘,我们是来……”来者的话语,再次被安怡雪打断。

  “无需多言,今天乃是我与夫君大喜之日,你们除了祝贺还能干吗?”

  “虽然没赶上拜堂的仪式,却也来得及喝一杯喜酒。”

  “来人,礼物收下,安排座位,好好招待李家的贵客。”

  言毕,她直接拉着洛无书率先进府,留下一脸错愕的众人。

  尤其是李家之人,心中仿佛有上千只草泥马驰骋而过。

  为首之人更是鼓足力气,朗声道“青阳城李家前来提亲!”

  他很清楚,若是没有完成少爷交代的差事,会是何等下场。

  轰!

  冰冷的杀念,从安怡雪身上散发而出,令许多人仿佛置身冰窖。

  而她拉着洛无书的手,也在此时松开,连作戏都奉欠。

  “一刻钟内滚出安澶城,否则杀无赦。”她没有回头,却直接下了杀令。

  随后,消失在诸人的视线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