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误读书网 > 掌中之物:总裁别逼我 > 第325章: 生日宴上的告别
    

  阮瑜林站在台上,目光平静地看着台下的来宾,还有阮家两位叔叔及家人。

  阮瑜林深吸一口气,手握着话筒,清丽的声音在空气中抹开。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真的很感谢。”阮瑜林说着对着来宾九十度弯腰致谢。

  上百名来宾纷纷朝主台这边靠过来。

  阮瑜林那可是北城的传奇。

  以男儿装将所有人瞒骗过去,商业手段也不比男人逊色,曾经拿阮瑜林为对手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更不配做她的对手。

  曾经拿阮瑜林为敌的男人,此时反而露出爱慕之色。

  此时的阮瑜林,光芒四射。

  阮瑜林脸上带着怅然的笑:“今天,我三十岁了,三十年,我还没有活够,可我的生命却要止步于三十岁,今天是我的生日宴,也是我向大家,向这个世界的告别仪式,我得了癌症,晚期,已经没救了。”

  简单而平静地语气让在场所有人诧异,甚至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众人皆不敢相信,这消息太突然了,如同当初传出阮瑜林自杀的消息一样,猝不及防。

  左允棠也没想到阮瑜林会把病情的事公布于众,这哪里是生日宴,就是阮瑜林临终的告别仪式。

  左允棠站在原地,目光紧紧地盯着阮瑜林。

  阮瑜林看了眼左允棠,四目相对时,她眼圈已经红了。

  她连忙把视线挪开,看向台下,脸上依然挂着笑:“我是阮瑜林,阮家长女,想必大家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之前会一直以男装示人,不瞒大家,从小我就很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如果我是男孩,那该多好啊,这一切受的罪也算是值了,可偏偏……我是女孩,不被待见的女孩。”

  “我的父亲,也就是阮德文,他是个传统的人,认为只有男丁才能继承家业,所以对外宣称我是男孩。”

  “回顾前三十年,我只觉得像一场噩梦,你们或许都羡慕我一出生就站在金字塔顶端,或者嫉恨我在商场上如此铁面无私不讲情面,可我却一直都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孩,有人疼,能有掏心掏肺的朋友,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可是我没机会了,我要死了,我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活下来,可是老天爷要收了我的命,我尽力了。”

  阮瑜林的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泛着同情,甚至不甘,如此优秀的人,为什么就要死了?

  阮瑜林没有哭,台下的人却有不少感性之人开始抹眼泪,

  “你们不要哭。”阮瑜林依然笑着:“我希望你们笑着与我道别,我是个罪人,也不值得你们哭,我手上沾染了人命。”

  最后的话让台下的人议论纷纷。

  难道阮瑜林还能杀人了不成?

  就在众人惊疑时,阮瑜林面无表情的说:“我杀人了,十年前,我从德国回来,亲手杀了我的父母。”

  这话如一道平地惊雷。

  左允棠想阻止都来不及了,他也没有想到,阮瑜林连自己的父母都杀了。

  唐擎等人也是震惊不已。

  梁盛惊愕道:“唐擎,难道人还真是阮瑜林杀的?那可是她父母啊,”

  唐擎刚才惊讶的是阮瑜林当众承认,阮家二老是谁杀的,他早就知道。

  阮家一行人最为震惊与激动。

  阮老三迫不及待地问:“榆林,你把话再说一遍,大哥大嫂真是你杀的?”

  阮老四也被震撼到了:“弑父杀母,你这是为什么啊,大哥大嫂对你如此疼爱,你怎么会死了他们,他们不是死于空难吗?你是在说什么胡话。”

  一直安静地站在台下的阮玉青错愕之后回神,低声喃喃了一句:“原来是真的,大伯母大伯父的死果然有蹊跷。”

  “青青,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阮老三急问。

  阮玉青实话实说:“大伯母与大伯父的死亡时间是在空难的第二天,墓碑上刻的清清楚楚,当年我以为是刻错了,现在看来不是。”

  确实不是,那是阮瑜林让人刻上去的,就是阮家二老的死亡时间。

  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时,门外一群警/察走了进来。

  这些人正是阮瑜林叫来的,看到走进来的警/察,她从容地笑了。

  “阮瑜林。”左允棠见事情不对,大步跨上台,一把抓住她的手,低声冷怒道:“你这是送死,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是说我是个坏女人吗?坏女人就该得到惩罚啊。”阮瑜林笑笑,手中的话筒滑落,病情发作,她疼的浑身开始抽搐,声音也变得残破:“我从不后悔杀了他们,如果重来,我还是会动手的。”

  阮瑜林已经站不住了,哪怕左允棠撑着她,她还是滑到了地上,疼的浑身痉挛,脸色苍白。

  阮瑜林倒在了左允棠的怀里,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台下的人,这些都是她认识的,有在商场上交过手的,有一起坐下来吃过饭,一起算计过别人……

  阮瑜林这天说了很多话,却唯独没留一句话给左允棠。

  楚辞醒来已经是夜里八点了,她看了眼时间,慌张的连忙穿上衣服。

  生日宴是七点开始,她怎么睡过头了。

  楚辞刚要走,美容院的美容顾问走过来:“阮二小姐,这是阮小姐让我交给你的,说是你醒了看完这个就明白了。”

  楚辞有不好的预感,她连忙打开信封,看到里面的字,整个人傻眼了。

  这是阮瑜林留给她的遗书。

  “姐。”楚辞拔腿往生日宴跑。

  耳边是阮瑜林信中的话。

  “小辞,等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这个人间我玩够了,要回天上去了,这些日子我一直靠药物撑到今天,因为我想与你一起过一个生日,可是楠书找上了我,我只能一个人去生日宴了,我的妹妹,姐姐在这想跟你说声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对你的欺骗与伤害,如果时光重来,我一定会做个好姐姐,照顾我的妹妹……”

  楚辞奋力奔向生日宴时,她已经有不祥的预感,那时的她很慌,很怕,一路上双手紧握着。

  楚辞迫不及待地赶到生日宴现场,宴会大厅空荡荡的,宾客早已经散了,阮瑜林也不在。

  “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楚辞的声音在发抖,惶恐不安的呼唤着。

  “她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唐擎一直在这等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ushu55.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