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误读书网 > 农家肥妻有点田 > 第323章 鸡兔同笼
    

  “这个我得我问问我爹,我也不知道……”临安郡主吞吞吐吐。

  倒不是不想说,或者保密原则,她是真的不知道,作为一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她平日里需要做的就是吃吃喝喝,再玩玩闹闹,有心情了就去找神医看看自己的脸,没心情了就惩罚一下下人。

  在生活里根本就不用去操持什么。

  任何一切,都会有人安排的井井有条,她需要的就是开心活着就好。

  “我去问问我爹爹,大概半个月就会有回应了,你等等。”临安郡主转身跑了出去,生怕晚上一分钟,会被宋时初给永远给留在这里。

  瞧着临安郡主离开,宋时初坐回座位上,盯着宣纸,笔触落下,留下一个大大的墨字!

  墨家!在她所知道的那个时空的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墨家,那个被人神话的墨家。应该会让她大吃一惊的。

  宋时初开始继续研究灯泡。

  宋赟站在院子里,瞧见临安郡主从里面跑出来,慢慢靠近:“这么匆忙做什么,一点儿不庄重。”

  “庄重个鬼,你现在是个孩子,能不能摆出孩子的样子,整天这么端着跟小大人一样,你累不累。”

  临安郡主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身后突然跳过来一个人,她吓得差点心肌梗塞了。

  瞪着大眼将宋赟给教训一顿。

  然而,站在对面的宋赟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盯着临安郡主,眼神里带着少许的无奈。

  “这么大人了,还这么不稳重,以后有你受的,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跟我娘说了什么,这几天她怎么一直都没出来,发生了什么?”

  “那是你娘,你还不知道,你可真不合格。”临安郡主找到机会把宋赟给打击一翻,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赶紧给老爹写信问问那些墨家的老䦆头在哪儿。

  兴许,宋时初还真的可以把人给弄出来,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

  临安郡主笑嘻嘻的回到自己房间,宋赟眼神变化一番,转身往书房走去。伸手推开门,发出咯吱一声。

  里面的宋时初瞧见宋赟,疲累的脸上露出笑来。

  “怎么过来了,今儿没有去学堂念书?”

  “已经回来了,卫先生说让我从明天开始,自己带一个班级,我是小宋先生了。”宋赟小脸上带着纠结。

  学习他是很擅长的。

  将别人的东西转化成自己的消化并利用,对于他来讲十分的简单,但是若是让他将自己的东西给输出。

  让别人接受,这种体验还是头一次,有些艰难。

  “卫太傅现在就开始培养你不怯场的能力?”宋时初惊讶一下,让学生代课,在后世经常发生。

  但是,宋赟这么小,就独子带着一个班级,可不是那种一节课两节课的事儿。

  “我什么时候怯场过!”宋赟眉头皱了起来。

  他对这个事情并不是很喜欢,并不是很想要,带着新班级,新班级什么样子的呢,现在靠山村的学堂做的很大,周边村子好些人都过来上学,束脩不高,散学以后还能顺便捡柴。

  对于普通人家来讲,只要生活不是那么困难就会把自家的孩子送来。

  这么一来,先生的资源就不够用了。

  也用重金聘请过县城那些有资历的先生,但是……作为面试官的卫太傅跟祁老先生,都是比较挑剔的人,都是很有想法的人。

  县城那些因为给的薪水多过来应聘的人,一个个都被刁难了,两位先生问出来的问题太刁钻,能够留下继续教书的人不多。

  这不他就被拉来当壮丁。

  “娘,我不想……”

  “你想的,好好干,不就是几个小萝卜头吗,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若是实在担心自己做不好,可以去回忆一下,两位老先生是怎么上课的。”宋时初眼里带着威胁。

  宋赟嗓子里的话咽了下去,这个瞬间,他没有权利说出任何反驳的话。

  “对了,每天晚上来书房一趟,带着青山,有些东西你可能需要掌握一下。”宋时初看一眼书桌上厚厚的一沓被她挑选誊写出来的书籍。

  宋赟愣了一下,眼里带着疑惑。

  不知道晚上过来做什么。

  “来了就知道了。”宋时初拜了个关子,光电这里可以靠后教学,现在么,把勾股定理,还有三角函数,鸡兔同笼问题解决一下。

  夜色降临。

  小院饭桌上其乐融融。

  祁老先生跟卫太傅在靠山村的时间不短,上了年纪的人,身体质量本来应该一年不如一年,但是来了这边,胃口一天比一天大,人面色一天比一天红润。

  用实际行动诠释什么叫逆生长,宋赟吃完晚饭,跟在宋时初身后,青山就跟影子一样,没有任何存在感。

  三个人走到书房。

  宋时初将自己做的小黑板拿出来。

  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来吧,您们需要补习了。”

  “??”补习?

  懵懂中的宋青山看向宋赟,宋赟摇摇头,对于现在发生的这一出,他是完全的不懂也猜不到,但是这个不影响他的高冷。

  按着宋时初说的往座位一坐,一言不发,摆出一副自己很懂的样子。

  宋青山学着宋赟的样子踏踏实实在原地坐着。

  宋时初将只有一份的手抄本递给两人:“教材有限,一起看!”

  宋赟跟青山两人靠近了一些,宋时初开始教导简单的函数,未知数依旧用x代替,两个小的听见奇奇怪怪的发音,疑惑的追问x是为什么存在,为什么这么叫。

  宋时初一愣,当然是她习惯了。

  难不成因为几个字符,要重新教导一下英文字母。

  不存在的。

  死记硬背,她从来不是一个好老师。

  板着脸,凶巴巴说道:“不许问话,听我讲。”

  宋时初第一节课将鸡兔同笼问题解决了。

  宋赟吸收的很快,虽然到了下课以后还会好奇为什么X叫埃克斯,但是聪明的宋赟已经学会做个大人,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带着一头雾水的宋青山走出书房。

  宋赟清醒,然而宋青山脑子里除了一只公鸡一只头两个脚,一个兔子四条腿等等之外,什么都记不得了。
    凛冬已至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dushu55.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