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误读书网 >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 第114章 第 114 章
    不是风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dushu55.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水程是个很独的人,结婚之后,傅落银发现,他的社交圈子只有这么点:以前在七处的同事,大学的教师同事,还有苏瑜、董朔夜这几个小伙伴。

  自从他从起初辞职,专心在星大教书之后,他就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照顾猫和傅落银上面,专心研究菜谱以及炒股,目前在炒股上战无不胜。

  周六早上,林水程赖床到九点,发现傅落银已经起了,正在厨房做饭。首长正蹲在傅落银肩头,跃跃欲试地看着锅,像是想往锅里跳。

  这么大一只肥猫,林水程伸手把它撸下来抱进怀里,把头搁在傅落银肩膀上:“吃什么?”

  他的声音还带着惺忪睡意。

  傅落银回头蹭了蹭他的脸颊:“以为你还要睡,准备煮个麦片鸡蛋——小林老师,你看看我这个还没煮开,要不要……”

  林水程一听就知道傅落银在疯狂暗示什么,一脸平静的问道:“吃什么?”

  傅落银想了想,捏着他的指尖,“我这周见到我们七处有个新来的,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还是我高中同学,我看他天天自己做饭带过来热,都还挺漂亮的,我上次吃了一个鸡蛋卷,层层叠叠的还挺软嫩,好吃。上面撒海苔和肉松。他上次给我分了一盒,我没好意思吃光。”

  “就吃这个?”林水程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找到“蛋卷烧”的照片给傅落银看,立刻获得了认可,“对对,就是这个。”

  傅落银矜持道:“再下个泡面就行了,像牛肉面什么的太复杂了,你也好不容易放个周末,早餐简单吃一点,中午和晚上咱们出去吃吧。”

  林水程又瞥他一眼,似笑非笑:“泡面还是牛肉面?”

  “牛肉面,牛肉面。”傅落银眼见着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破,也笑了起来,伸手捏了一把林水程的脸,又凑过来亲了一口,“小林老师真好。”

  他们家牛肉面的做法很复杂,林水程之前自己琢磨出来的,臊子先煮后炒再炸,香软多汁,面也要现做焯水,非常之好吃,不过因为太麻烦且林水程嫌他们碍手碍脚,一年里也做不上几次。

  “傅落银你别就往沙发上躺——打游戏等我一起,你先去把衣服熨了猫屎铲了再去帮我收个快递。”

  傅落银应声去铲屎,不过衣服熨着熨着就歪了——首长从他脚边路过,疯狂地把耳朵往他身上蹭,他于是一把把它抱起来,往后靠着坐回了沙发上:“来了儿子,给你挠挠。”

  首长爪子都伸展开了,不停地在他膝盖上踩奶,傅落银一边挠着,一边问林水程:“首长最近驱虫了没?怎么老是身上痒,让我给它挠?”

  “没事,它就是这样,上周苏瑜才帮忙带出去做了体检。”林水程安静地注视着汤锅底的面,等待沸腾之后,捞起来盛进碗里。

  他们家有两个巨大的土瓷碗,傅落银出差从地摊上带回来的,瓷实,厚重,一度被林水程非常嫌弃,但后面发现盛什么都很方便,隔热性能也很好,林水程也越来越爱用它,下面条、盛鸡汤、拌酱汁饭等等都十分顺手。

  两人于是一人捧一个坐去了沙发前。小灰猫趴在茶几上,占据着主要位置,林水程就盘腿坐去了地毯上,将手机支在小灰猫身上,播放游戏视频。

  看着看着,傅落银也凑了过来,还在他碗里抢了几棵青菜:“今天谁赢?”

  “蓝方赢。”林水程瞅他,“你什么时候关心这个输赢了?”

  “我也是听苏瑜说,他们单位没事组织了电竞比赛,准备把你拉入伙。”傅落银耸耸肩。

  林水程看他一眼,随后偏过头低声笑:“老干部。”

  “小林老师请自重!我也就比你大两岁,我只是工作忙,不太融入同龄人的娱乐活动。”傅落银风卷残云地吃完面,等着收林水程的碗,旁边的手机突然亮了亮。

  那是一条同学聚会邀请。

  傅落银皱眉:“高中同学星城线下聚会……”

  林水程回头问道:“怎么了?”

  “还是我单位那新同事,这次团建他负责组织,顺便组织了一个老友聚会,除了七处的以外还有几个高中同学,大概七八个人,你去吗小林老师?”傅落银问道。

  林水程思索了一下:“不想去。”

  “你不去我也不想去,每次我都一个人,没意思。”傅落银叹了一口气,“又要喝酒,胃也不舒服,回来还是你收拾,假期就这么几天,忙呢。”

  林水程想了想:“团建的话你还是去一下吧,新同事。本来我明天加班改卷子,你今天去的话,我明天中午前能改完,空出来的周天下午和晚上,我们可以出去散散心。”

  “小林老师,那边都是熟人——”傅落银凑过来要抱着他,林水程笑着伸手拍拍他的背,又亲了一口他的脸颊,“我真的不喜欢那些场合,你自己去吧。”

  这其实是傅落银婚后一直比较在意的一个点——林水程除了几年前惊天动地的求婚行动以外,其他时间都相当低调,要不是在学校搞科研做教案,要不就是在家搞科研撸猫。七处每周五例行的打牌唱K聚餐活动,林水程一般不参与,只有傅落银会和一帮同事出去嗨。

  别人是携妻带子,傅落银一个人却仿佛过得像单身人士,玩多晚林水程也不查岗,傅落银在拥有已婚人士少有的自由之外,偶尔也觉得有一丢丢寂寞。

  偶尔也会有老的流言蜚语飘出来,提及那么多年前的过往,有人说林水程到底只是看上了他傅氏接班人的位置,也有人说林水程只是出于愧疚。傅落银虽然打心底觉得是放屁,但是偶尔听见了,也会觉得心里有一根刺,闷闷不乐地戳在那里。

  *

  晚上傅落银出门了。

  林水程一边刷着群聊一边做着教案,突然刷到苏瑜在群聊里的消息:

  视频1:负二唱歌跑调

  视频2:负二唱歌跑调X2

  灯光迷离的KTV包厢里,傅落银认认真真的唱着歌,旁边三三两两坐着人,有些林水程认识,有些林水程不认识。

  林水程看了几遍,眼底浮现出一些细微的笑意。但随着苏瑜第三个视频的发送,他收回了笑容,眼神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傅落银第三首歌是和别人合唱,一共三个人,中间有个长相清秀的男生,正一边唱一边看着傅落银,目光灼灼。

  而傅落银面前的桌上,除了KTV里一般会有的骰子、果盘、零食之外,还放着一盒做工精致的厚蛋烧,鸡蛋卷整整齐齐地码在饭盒里,上边用沙拉酱和番茄酱画着笑脸和猫猫头。

  他在图片中圈出这个人的样子,问苏瑜:“这个人是谁?”

  苏瑜仔细看了看,打字告诉他:“是七处新来的,也是负二的一个高中同学,他没跟你说吗?”

  林水程:“说过,不过我没什么印象,今天对上了。”

  “说起来这个人高中时好像还追过负二……也可能我记错了。”苏瑜认真琢磨,想起了这件小八卦,兴致勃勃地和林水程谈论起来,“不过呢这种都过了十年八年的同学聚会,那都是一笑泯恩仇,我看负二自己估计都不记得了,嫂子我在这里,你可以放心。”

  林水程不动声色:“今天喝的什么?”

  另一边,苏瑜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特调鸡尾酒,拍摄了一张给林水程看:“他们家新出的起泡酒,很浓的,刺激,嫂子你下次可以来试试!”

  林水程看着苏瑜的金鱼头像框,叹了一口气,关闭了手机页面。

  *

  星幻夜CLUB。

  傅落银几首歌唱腻了,停下来喝了几口汽水,旁边人也差不多收了尾,有人提议道:“要不来玩一把高中的游戏吧,真心话大冒险?”

  傅落银兴致缺缺,“那不是小孩子玩的东西?或者有人打牌吗?”

  “那可不一样,负二,多久没玩过了,试试呗!”

  旁边好几个人附和说:“对啊多刺激啊,今夜过去什么都不当真,就玩玩呗。”

  他们玩斗地主,输了的玩真心话大冒险。

  傅落银以为顶多玩什么中学时期盛行的“对出去遇到的第一个人大喊我是傻子”之类的无聊游戏,没有想到他输了第一把斗地主,直接抽到了粉色的行动签。

  “请站起来往外走,亲吻你遇到的第一个人。”

  傅落银:“?”

  他喝了酒,但是理智相当清醒:“这不行这不行,我罚酒三杯好了,这真的不行,我是有老婆的人,我亲别人也下不去这个嘴。”

  “负二和嫂子感情真好哈。”旁边的高中同学摇着酒杯,目光闪烁,“不过都没见嫂子来,嫂子是不爱出门还是不爱我们这种场合啊?”

  苏瑜在旁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他用力比划了两个大叉:“嫂子!天下第一!林水程!天下第一!”

  傅落银赞许地看了一眼苏瑜,解释了一下:“他搞科研的,平常就,嗯,稍微不怎么爱热闹一点。”

  “那没关系,不愿意亲也可以,换一张行动签就好了。”高中同学让他伸手抽签,傅落银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和身边最近的人对视三十秒。”

  “这下总可以了吧?”高中同学问道。

  四周都没人了,最近的只有他们两个。

  傅落银还是不太情愿——他总觉得别扭,哪怕林水程不在,他连认真凝视的眼神也不是很想给别人。

  正在此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

  所有人都往那边看了过去,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一头乌黑碎发,水润潋滟的桃花眼底清明透彻。

  林水程!

  傅落银压根儿没想到林水程还能过来,他当即丢了第二张小纸条,笑着说:“还是刚才那个吧,亲一口出门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不是?”

  他走上前去,环住林水程的肩膀,低声说:“小猫咪亲一个,你可算来了,我差点骑虎难下。”

  林水程捏着他的下巴,也没问理由,而是直接让他面对自己,直接亲了上来。这一口很用力,牙齿在他唇上留下了微微的血痕。

  傅落银被咬得一痛,倒吸一口凉气,林水程却瞥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全场的氛围因为林水程的突然加入而有些冷场,然而林水程却很给傅落银面子,他主动加入了他们的游戏中,也会时不时跟别人聊上几句,笑一笑。

  傅落银察觉到他像是有些生气,有点想笑的同时,也一动也不敢动。

  “谁说林水程从不加入啊……你看这态度,就是来查岗的!还好刚刚没怎么玩过火!”旁边有人悄悄议论。

  林水程喝了点果酒,跟着玩了几把斗地主,没想到连输□□把,傅落银喂牌都救不了——好学生喝醉后也是会降智的,他总结道。

  林水程全选了真心话。喝醉的林水程眼底潋滟水光,眼神很亮很亮。

  所有人逮着机会八卦林神小细节,连林水程为什么幼儿园迷宫大赛没拿满分的原因都挖了出来——林水程样样精通唯独数字图形能力不太好,所以这也是他做蝴蝶效应非要实地建模的原因之一。

  傅落银恍然大悟,并喜不自胜地决定之后拉林水程玩真人3D对抗游戏。

  林水程问什么就答什么,乖得不像话。后面问话越来越明显,或许是为了扒一下他们二人的关系,问得也越来越直白。

  林水程都对答如流。

  “你觉得你的一生所爱是?”

  “傅落银。”

  林水程有点醉了,但是说话声音还很清醒。

  “你和你最爱的人确认关系前印象最深的细节是?”

  “我作报告晕倒,他开车接我回来,给我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那天他们那边下雨塌方。”林水程说。

  只有被问及“你最心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时,他有片刻的失神。

  两三秒后,林水程轻轻说:“和傅落银分手的有天半夜。”

  傅落银更加不敢动了,并开始努力回想和林水程的123次或者更多次分手……见鬼,这只无情小猫咪当初还为分手痛心过?

  “那天他不在。”林水程说,“我在厨房的垃圾纸箱里找到了很多纸条,他给我写了很多话,可是后面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声音闷闷的。

  *

  回家的时候林水程喝醉了,傅落银要扶他,被他甩开了:“不要碰我,热。”

  傅落银哭笑不得:“那我背你好不好?背你回家,乖啊。”

  林水程不肯让他牵,不肯让他抱,却还是挺老实的让他背在了背上,一路就这样回了家。

  过了一会儿,林水程轻轻问,“傅落银,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笑一笑啊,小林老师你可不准这么霸道,我笑一笑都不可以了。”傅落银知道他不清醒,小声哄道,“回去给你写小纸条,你要多少写多少,不要难过了啊,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