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误读书网 > 九海之王 > 第147章 关系最广的埃文斯(三合一六千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shu55.com
    咻!

    亚兰突然出现在托托雷亚的身后,手中的血锋弯刀划过一道血色弧线,向着托托雷亚的脖颈斩下!

    砰!

    一面有六瓣花瓣的冰盾出现在托托雷亚的背后,抵挡住了亚兰这一刀。

    同时一根根冰矛自地面上迅速凝结刺向亚兰,亚兰则是在半空转体半圈,一脚蹬在留有一道刀痕的冰盾上,身体借力向后跳了出去,于半空之中翻腾两圈,落在了地面上,并在那些冰矛追上自己之前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双眼微微眯起,托托雷亚双手上扬,随即猛地向着地面上虚按,顿时以其脚下为中心,有冰霜向外迅速蔓延开来,眨眼之间便把周围所有的地面全部冰封了起来,由此托托雷亚立刻找到了隐身的亚兰!

    “你的隐身能力,已经对我毫无效果了!”

    伸手对着亚兰的方向一指,立刻便有一柄柄由冰构成的十字剑在托托雷亚的身边凝聚,并向着亚兰的方向飞射而去!

    咻咻咻……

    眼见着那些冰剑来袭,亚兰竟然不退反进,迎着那些冰剑冲了过去。

    借以灵活和柔软的身体,亚兰在冰剑之中不断穿行,实在无法躲避,才会挥舞手中的血锋弯刀或者潜隐匕首把冰剑格挡开来,一时间托托雷亚发现,自己射出的冰剑竟然根本无法阻拦亚兰一丝一毫!

    看来要拿出一些真功夫了!

    一念至此,托托雷亚的身上散发出肉眼可见的白色冻气,这些冻气迅速汇聚在头顶,化为了一只相当巨大,却又极为唯美复杂,有着近乎于数百个细长花瓣,层层叠叠坐落在一起的白色冰花!

    看着那朵漂亮到了极致的白色冰花,亚兰却感觉到了一丝极为危险的气息。

    没有丝毫迟疑,深吸一口气,随即缓缓吐出,丝丝电流伴随着吐出的气息自口中游出,亚兰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施展电光火石向后退去,而就在这一刹那,那朵白色的冰花完全绽放,那些细长漂亮的花瓣,则是化为一柄细长的十字冰剑,带有铺天盖地的气势,向外扩散了开来!

    冰霜剑阵!

    轰隆!

    无数的十字冰剑落在地面上,宛若冰雪覆盖的剑林一般。

    托托雷亚站在原地,身上附着着一层薄霜,口鼻之中有白气缓缓溢出,看他的样子,刚才那一招显然也给他带来了相当的压力。

    轰!

    远处的墙壁上,亚兰出现在那里,并直接撞在了墙壁上,使得墙壁显现出道道龟裂的痕迹。

    亚兰身上电光闪烁,伸手拔下刺入自己左臂的半把十字冰剑的剑刃,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托托雷亚看向亚兰,刚才亚兰的速度激增,避开了大部分的十字冰剑,虽然仍旧被十字冰剑在身上留下了三道伤口,可除了左臂那道贯穿伤以外,其他的都只是皮外伤,第一次托托雷亚见到有能够正面避开自己这一招的四阶超凡者!

    冰壳霜牢!

    伸手对着亚兰的方向一按,一层坚冰迅速沿着亚兰的双腿向上蔓延,眨眼之间便已经蔓延到了亚兰的腰部。

    看着自己身上迅速蔓延的冰层,亚兰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本来以为可以留着逃跑用的,但是现在看来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抬起右手,治疗之戒旁边戴在中指上的诺登斯之戒绽放微光,亚兰发动了其中一种能力!

    神威!

    四阶的电磁力场被提升至五阶层次,亚兰双眼绽放蓝白光芒,下一秒冰层爆炸开来,亚兰化为一道电光消失在了原地。

    五阶层次的电磁力场施展电光火石,托托雷亚根本无法捕捉到亚兰的位置。

    正在这时,伴随一道电光闪过,浑身闪烁着电光的亚兰出现在了托托雷亚的面前,手中的血锋弯刀径直向着托托雷亚的脑袋劈了下来!

    砰!

    血锋弯刀劈斩在冰盾上,留下了一道几乎把冰盾完全劈开的刀痕,一击不中立刻遁走,见到自己这一刀并未建功,亚兰再度化为一道电光消失在了托托雷亚的面前,而就在刚才的亚兰刚刚消失的刹那,另外一个亚兰再度出现在了托托雷亚的身后,血锋弯刀仍旧是直接劈向托托雷亚身上的要害!

    砰!

    还是老样子,血锋弯刀还是劈斩在了另外一面冰盾上。

    可是托托雷亚却看的清楚,这第二刀劈的要比刚才更深一些,已经快要把冰盾一刀劈碎开来了!

    不仅仅是攻击的力道,亚兰的速度也随着他对五阶力量的熟悉变得更快了起来,随着速度的变快,一个个残影在托托雷亚身边显现缓缓消失,而每一个残影的出现,都代表一次对托托雷亚的攻击。

    砰砰砰……

    一刀刀劈在一面面冰盾上。

    终于在不知道多少刀之后,冰盾应声而碎,血锋弯刀划过一道血色弧线,掠过托托雷亚的胸口,带出大量散发着热气的鲜血!

    轰!

    托托雷亚倒飞了出去,身体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上,然后撞碎了数柄插在地面上的十字冰剑,这才停了下来。

    刚才在地面上撞碎的十字冰剑,也在托托雷亚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剑痕,现在的托托雷亚看起来相当狼狈,浑身浴血,身上的大氅早已经被绞碎,显得极为狼狈。

    捂着胸前的伤口,托托雷亚直接驾驭自己的能力,把自己身上的伤口全部冰封起来,然后双手各自凝聚出一柄冰剑,想要再度向亚兰发动攻击,可就在这个时候,亚兰出现在了托托雷亚的身后,挥舞刀背砍在他的脖子上,使得托托雷亚立刻昏死了过去,倒在了地面上。

    托托雷亚这个人是不能杀的。

    越狱归越狱,刚才托托雷亚他们已经查明了真相,罗素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有龙巢的关系在,就算是龙之国想要追究今晚的事情,那大家也是半斤八两,谁说都有理,可是如果杀了托托雷亚这种龙之国的官员,那可就有的是麻烦了,不仅他们自己有麻烦,龙巢也有麻烦,自然托托雷亚这个人是不能杀的。

    诺登斯之戒上的微光逐渐散去,一分钟的实力提升也彻底过去。

    亚兰恢复原状,连续咳嗽了两声,吐了两口血,才来到了罗素的身边,两个人结伴来到了监狱的大门之前。

    亚兰和罗素两个人击败了监狱长和副监狱长,自然没有人敢于再度上前来阻拦他们,看着面前的大门,亚兰伸手扩散开自己的电磁力场,没多久便引动这座监狱大门缓缓的开启,两个人直接从大门走了出去。

    天亮的时候,亚兰和罗素已经坐在行驶在马路上的马车之中,等到了下一个镇子,他们便可以乔装打扮一下换乘火车,去往礁岩城乘坐黑猫号回到龙巢!

    路上,亚兰和罗素都已经把关于赎罪教会的事情告诉了老鼾和守在老鼾身边的红雪,他们和亚兰一样,也觉得赎罪教会是在搞些什么事情,把罗素误认为是来找调查这些事情的人,所以才会勾结龙之国体制内的官员杀死罗素,以防被人注意到。

    要是罗素想覆灭赎罪教会,应该可以按照亚兰的计划来执行,先查明赎罪教会到底在干什么,一旦查到线索便向龙之国官方进行举报,由龙之国一马当先处理赎罪教会,然后罗素在后面捡漏,把赎罪教会的高层,还有在背后支持赎罪教会的贵族一网打尽,亲手杀死!

    一行人到了城镇,然后上了火车。

    在火车刚刚开动的时候,老鼾突然捂着肚子要去上厕所,而红雪也只能够跟着老鼾一起,反正无论如何红雪都不会让老鼾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只是老鼾刚刚走出车厢,便立刻直起了腰板,松开了捂着肚子的手,一边给自己点燃一支雪茄,一边叼着雪茄推开旁边车厢的大门走进去坐了下来。

    “北洋,他们说你回来了我还不相信,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虽说你现在已经变得这么老了。”

    叼着雪茄看向对方,老鼾嗤笑着说道:“我和你可没有什么太大的交情,至于我变得多老干你屁事!”

    “啧啧啧,还是这么粗鲁,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没想到这么老了还是这个德行,长公主为你守身大半辈子,还真是不值得!”

    这人话音刚落,就见老鼾双眼完全化为了金色,一股子属于七阶超凡者的气势瞬间笼罩了对方,让对方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继续说下去,那么老鼾立刻就会施展自己的力量让他回味一下年轻时期接受到的教训!

    “咳咳,内什么,刚才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气势收敛,老鼾看向对方,说道:“杜克,你还是这么嘴贱,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爬上现在这个地位的。”

    被老鼾称呼为杜克的男子从阴影中探出身来。

    这是一个和老鼾相仿的老人,有着打理的一丝不苟的花白头发,还有同样打理的相当整洁的白色胡须,白里透红的皮肤,显示出他的身体正处于相当健康的状态,笔直的腰背也证明他的身体远比他的年龄要年轻的多。

    “杜克,说吧,你来这里应该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吧。”

    “你这可就没良心了,我来这里还真就是为了你,不然来这里的人可就是那些超凡警备队的家伙了,要知道黑猫亚兰和血枪罗素两个人可是搞了一个大新闻,政府是不可能坐视不理任由你们离开的。”

    眉毛挑了挑,老鼾对杜克说道:“那我还要谢你了?”

    “那倒不用,咱们谁跟谁,只是……只是有人托我问你一句话,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你为什么不去龙牙城看看老朋友们?”

    皱了皱眉,老鼾看着杜克,良久之后才终于说道:“梅尔艾尔怎么样了?”

    梅尔艾尔就是杜克口中的长公主,听到老鼾的话,杜克立刻笑着说道:“身体还不错,很健康,面貌也保持着当年见到你时的十六岁模样,只是为了皇室的颜面,梅尔艾尔一般不离开自己的府邸,深居简出,现在已经少有人知道皇室还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了。”

    “十六岁的模样……梅尔艾尔服用魔药了?”

    “这不是废话么,不服用魔药,梅尔艾尔怎么保持自己的年轻状态。”

    “她不是最讨厌魔药的吗?”

    “那也要看看是为了谁?虽说在我看来,为了一个渣男就违背自己的原则是有些挺可惜的。”

    没有丝毫犹豫,老鼾直接扑了上去,没有使用任何超凡力量,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近身肉搏,挖眼睛,撕嘴巴,拧耳朵,抓桃子,动手,动脚,动嘴无所不用其极,最终老鼾顶着一个黑眼圈坐在杜克的身上,一拳一拳打在杜克的屁股上,这里肉厚,力气大点也是痛而不伤,可以多打两下。

    “北洋老大,北洋老大,我错了行了不行,求你下来吧,我的老腰都快断了,而且那边还有个小辈看着,给我点面子行不行?”

    听到杜克服软,老鼾便从他身上下来了。

    与老鼾不同,杜克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而他现在要是脱了衣服,立刻就可以看到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绝对比老鼾惨多了。

    看着杜克的样子,老鼾嗤笑道:“你这家伙,还是那个德行,打架的时候一定要护着脸,你这个样子打架能赢才怪。”

    “要你管,我这张老了也仍然帅的脸怎么可以受伤,别拿你们这些家伙那张粗糙的玩意和我比!”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老鼾扔了一根雪茄给杜克。

    杜克接过雪茄闻了闻,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这是南海才出产的顶级雪茄,每年产量极为稀少,皇帝那边都很少有,我还是一年多以前才捞到一根,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老鼾叼着雪茄直接点燃,吐着烟,对杜克说道:“这东西很稀有吗?我这几天每天都抽个四五根,没觉得多稀有呀?”

    “这怎么可能!谁给你的!”

    “我妹妹奥莉呀,怎么了?”

    “奥莉是谁?你妹妹不是……嘶……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还真是一时间没想起来,要是龙帝给你找的雪茄那我无话可说,毕竟你妹妹现在在龙之海可是和大帝平起平坐的存在,搞点雪茄当然是很轻松的事情了。”

    两个老头子,抽着雪茄闲聊了一阵子,终于说到了正事。

    “这次的事情我帮你压下来了,不过短时间之内还是别让那两个小家伙上岸了,等这件事情平息平息再说,也幸好他们两个下手有分寸,虽然那两个人的伤势都很重,可也都不是无法治愈的伤势,关键是他们两个都没死,否则这事我还真压不下来。”

    “这件事完全是那个赎罪教会在背后搞鬼,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其实政府也在暗中调查他们,可是这个赎罪教会背后有贵族高官在打掩护,想要查他们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只能够慢慢来了,至于详细的消息,我只听说他们的老巢很可能在西北方向,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这话,老鼾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虽然很多年不见了,可是老鼾很清楚杜克是不会欺骗自己的,所以抽完了雪茄之后,老鼾便准备起身离开。

    “哎,对了,我差点忘了,麻烦你告诉那个小家伙,龙之国已经正式决定庇护铁之国第一顺位继承人薇薇安公主殿下回到铁之国继承皇位,让他们放心,薇薇安公主的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愣了下,老鼾对杜克问道:“你刚才说继承皇位?铁之国的泽塔林斯大帝怎么了?”

    眨眨眼,杜克嘿嘿笑着说道:“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行不行?”

    “你觉得呢?”

    无奈的耸耸肩,这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虽说不能大规模的宣扬,可是对一两个人说说倒也没有什么大事。

    “铁之国的泽塔林斯大帝的身体其实早就出问题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多年没有子嗣的缘故,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衰弱的很厉害了,早已经失去了生育子嗣的能力,所以才会迟迟不曾再婚迎娶新的皇后。

    至于这次的事情,也是因为铁之国皇室里的某些人有了其他的想法,只要杀了薇薇安公主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么他们就有资格在泽塔林斯大帝死亡之后成为铁之国的新任皇帝,这种利益是谁也无法抵挡的。”

    “那个小姑娘我也见过,这么说来你们是想要帮助这个小姑娘上位,然后获得一定的好处和针对于铁之国的一些优待了对吧?”

    摆摆手,杜克对老鼾说道:“不不不,这可不是我们龙之国的计划,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位公主殿下找上我们主动提出的这些合作计划,我们只是被动配合这位公主殿下的计划,然后稍稍的收取一些好处而已。”

    没有继续谈论这些,直接和杜克告别,老鼾离开了这个车厢,向着亚兰他们所在的车厢走去。

    路上,红雪对老鼾说道:“有人在暗中保护他。”

    “当然有人在暗中保护杜克,两个七阶的超凡者,想来剑术或者刀术应该也是相当不俗的才对,不然杜克这个胆小的家伙可不敢随便往外面跑。”

    “我没听说过他,龙之国政府之中,貌似没有一个叫做杜克的官员!”

    听到红雪的话,亚兰笑了笑,说道:“听说过世界七大家族吗?”

    双眼微微一亮,红雪问道:“这位杜克先生是七大家族的人?”

    点点头,又摇摇头,老鼾对红雪说道:“你要说他是七大家族的人,倒也算是,可要是较真的话,他又不算是七大家族的人。

    世界七大家族,各有优势,其中一个家族,号称关系最广的埃文斯,他们家族有着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关系网,只要是有名有姓的势力,他们都能够联系到说上话。

    其中最为主要的关系网便是和五大国之中的大贵族的联姻,这位杜克赤炎便是龙之国赤炎大公和埃文斯家族三女结合诞下的孩子,他生性散漫,所以不愿意在龙之国内部担任官员。

    可是他终究有着埃文斯家族的血脉,他慢慢的在龙之国内部结成了一张偌大的关系网,所以就算是没有官身,却能够在龙之国任何一个部门说上话。

    其实在我看来,杜克能够在龙之国内部缔结这样的关系网,未必就没有埃文斯家族在背后的支持,毕竟杜克有着埃文斯家族的血脉,他结成的关系网,埃文斯家族要是想要借用一下,我想应该不会太难才是。”

    “这些经历过无数时光的家族果然可怕,恐怕就算是某个海盗王,或者五大国的某一个,都不可能完全毁灭到他们吧!”

    听到红雪的话,老鼾点点头,说道:“人人都说,九大海盗王代表的海盗和海军代表的联合国是对立的,可实际上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数不胜数。

    本应该是支持海军的山之国,实际上和石之海海盗王的合作相当紧密,而在历史中传承了无数年。

    潜藏于阴影中的七大家族,他们掌握的力量谁也不清楚,无数的势力,无数的后手。

    这个世界远远要比看起来的更加混乱!”

    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车厢,老鼾一屁股坐在了车厢里的床上,很快便鼾声响起。

    亚兰看着老鼾脸上的黑眼圈,疑惑的看向红雪,却发现红雪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他的疑问。

    与此同时,杜克坐在自己的车厢里面喝着茶,而在他的身边,之前潜藏起来的两个护卫也露出了真身,只是看起来这两个护卫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

    “老爷,刚才北洋先生身边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龙巢的白龙王红雪了,从他刚才进入这个车厢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就像是被一柄利剑指着一样,根本不敢动弹,一旦我们强行要有所行动,恐怕会第一时间被红雪杀死,真的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家伙!”

    s:今天下午去看了花木兰,第一次看一部电影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

    :。: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